首页 > 富婆
  • 5旬富婆包养27岁小白脸 丈夫无果杀妻
    本文作者:  信息来源:本站  发布时间:2016-12-28  阅读:

      一同携手:追求真爱家业兴

      上个世纪70年代初,长得高大帅气的胡云下乡当“知青”,被安排在古城镇上的“劳动饭店”当厨工。1976年,胡云出席郊区一个先进表彰会时,与区机关的年轻女干部文雅认识了。

      那时,中专毕业的文雅漂亮、清纯、大方,是郊区机关里的“一枝花”。

      可就是这么一个高傲的“公主”,1979年,却毅然放弃机关工作,调到古城镇一家商店,跟男友胡云朝夕相处。1980年元旦,有情人终成眷属,第二年,宝贝女儿小倩出生了。

      上世纪80年代中期,集体性质的“劳动饭店”经营不下去了,镇上决定在内部职工招标承包。当时,职工们认为标的太高,无人敢接手,已是厨师的胡云在文雅的支持下,承包了这家饭店,两口子以一套旧房子作抵押,从银行贷款两万元,改灶换炉,装修店堂,定出大众消费的特色菜谱,很快,他们的饭店就门庭若市。承包第一年,胡云除去两万承包款外,自己净赚1.8万余元。以后,接待的客人、承包的宴席更多,他的特色菜香辣鱼、板栗鸡、泡椒兔等传扬四方。的、临近的四川省的食客,开着车来一饱口福,每一天,业务忙得两口子脚板起泡。第二年,纯利润在三万以上。再以后,他开了连锁店,开火锅馆,把生意从镇上做到区里,再从区里做到重庆。高峰时,他有大大小小餐饮店数家,到了90年代末,夫妻俩生意越做越大,便在两江河畔买了块风景秀丽的“风水宝地”造起宽大别墅,买起了小轿车,家里总资产数百万元。

      难得的是,他们事业成功的同时,胡云并不像那些“有钱就变坏”的男人,别的老板经常带着鲜嫩的“小蜜”来找他谈生意,或拉他上、发廊,劝他也包个二奶,养个情人,甚至硬把推入他怀中,可他每次都正色,一些有款有型的朋友见此还给他取了个雅号叫“三戒款爷”,即戒赌、戒嫖、戒烟。

      :甘心入情网

      那是2004年4月,文雅想干点别的,非常疼爱她的胡云,便爽快地答应:“只要你高兴,我给你另外打造一桩生意吧,哪怕分文不赚也没关系。”于是,他托人四处在市里找铺面、寻商机,很快,他就在最繁华的街口租了一间200平方米的大门面,掏巨资装修成一家舒适、幽雅的高级茶楼,并拿出30万元作启动资金,交给妻子独自打理。

      茶楼开业不久,生意出奇的好,茶客纷纷而来,或在这里谈情说爱,或在这里谈生意,或在这里休闲海侃、打牌赌钱。可有一个独来独往的茶客却引起文雅的关注。这是位英俊飘逸的小伙子,他经常静在茶楼的一角,边品香茶,边埋头看书,那份专注、文静、悠闲的神情,引起了文雅的和欣赏。

      一次深夜,茶楼打烊了,“帅哥”还陶醉在书中,文雅来到他身边,坐着跟“帅哥”聊了起来。“帅哥”告诉他,他叫白庆,27岁,是一家电子厂的技术员,最近工厂不景气,他了,还没结婚成家的他,想在这里暗暗“充充电”,学点东西。他还说,他叔叔是县里一位头头,可以重新给他安排一个好工作,工商、税务、机关干部等岗位,都由他挑选,可他不想靠叔叔,只想靠自己奋斗,重新回到他喜欢的岗位。

      这是一个急功近利、的年代,这么发愤而有骨气的青年,难得!

      这次聊天后,每次白庆再来,文雅都想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给他一些帮助:或给白庆送点心充饥,煮好饭菜请白庆一起来吃;或给他上茶、送烟,不收他的钱;或送一套他学习需要的工具书;或在他烦闷时,陪他聊聊天。

      而白庆也是一个很乖巧、懂事的“小伙子”,他与48岁的文雅成了忘年交之后,一口一个“文姐”,喊得亲切温柔,如山涧流淌的溪水一样动听。他见“文姐”忙碌的时候,也经常丢下书本,帮她端茶送水、扫地抹桌、招呼客人,勤快极了。

      这间生意特别好的茶馆,只有文雅带着三个女服务员忙碌,每天文雅感到特别的劳累、辛苦。白庆看在眼里,便特别会献殷勤,看到她累了除帮忙端茶送水外,为文雅揉背捏肩,松骨舒筋,看到她心情不好,他就讲笑话说幽默趣闻,逗得她开心大笑。最让文雅的是,他知道文雅爱吃水果,每天像变戏法一样掏出一个蜜橘、一个西瓜,或一串甜葡萄,捧到她面前。文雅身上有的是钱,随便掏一把就可以买很多很好的水果,可每当她看到白庆善解人意、体贴入微的举动,吃着又香又甜的水果,文雅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流。

      另有一件事特别令文雅感激不已,白庆执意要请她去喝鸽子汤,吃饭时白庆为她点五六样名贵的也是她最爱的菜肴,他俩高高兴兴吃过后,白庆悄悄去买了单,买单出来,他脸上出现了尴尬的表情。文雅怕他钱不够,掏出一沓钱塞给他,白庆却涨红着脸。可后来,文雅才知道,这位小兄弟请她吃这顿饭花了一千多元,身上才300多元的他还是当了手表、传呼机,才交了饭钱!

      白庆好像成了文雅的快乐源泉,有他在,文雅快乐、充实,她像年轻了十几岁;他没有来,文雅觉得空荡荡的,有几次他没来喝茶,文雅觉得寂寞极了,竟丢意四处打电话寻找,找到了,竟像少女一样,情意绵绵地倾诉衷肠。

      不该发生的事情,终于在一个雨夜发生了。那是2004年端午节之夜,文雅经营的茶馆和胡云经营的酒楼生意都火爆极了。那一夜,直到凌晨两点钟了,胡云都没像平时一样,开车来接她。凌晨3时许,闷热的天空“哗哗”地下着大雨,上车少人稀,茶馆人散尽了,文雅心里有些惆怅和烦乱。她让几个女服务员回了家,便拉着白庆说:“老公不来接我算了,咱们俩也过一个节日!”她拿出两瓶干红和几包小吃与白庆喝了起来,看着“文姐”喝得粉脸绯红,花枝乱颤,天也快亮了,白庆突然从对面的椅子上站起来,一下紧紧抱住她,颤抖着说:“文姐,你太美了……我爱你……我想要你……”接着她也不知道怎么就涌起一股,顺势倒进他怀抱,任他一个个的热吻落在自己脸上、唇上、脖子上……

      48岁的文雅内心蕴藏着太多的爱,他的丈夫爱她,却始终未挖掘出来。自从这位20多岁的小男人点燃她心中的爱火后,文雅便把老公的爱丢在了一边,与这个小自己20多岁的小白脸男人,开始了迷离的孽情。

      为了幽会方便,文雅出钱在市郊租了一套漂亮的公寓楼;她借口茶馆生意忙,告诉胡云不要再来接自己了,晚上她自个儿就住在茶馆里。而她趁不回家之机,要么去公寓楼与白庆缠绵,要么让白庆来幽会,他俩无论在哪里,都是笑声荡漾,亲热拥搂,说不尽的恩爱、道不完的体贴。

      文雅后来告诉一闺房密友说:白庆的出现,就像送给自己的礼物,我们之间相差20多年的光阴,但却有那么多那么深的默契。除了我有时要回家尽几个小时妻子的义务外,其他时间我俩都粘在一起,互相脉脉抚慰,互相深情地拥抱,我们一刻也不想分开。可不知为什么我和老公结婚20多年了,也是恩爱一片,可从来就没有这种?

      文雅沉醉在如此缠绵的热恋中,却有“责任感”地为小情人考虑一切:白庆没有零用钱,她每次都千八百地塞给他;白庆“”了,文雅干脆投资了七八万元为他开了一家网吧。

      后来,有人告诉她“白庆是个吸白粉烂仔,是个专门依附在富婆怀里吃软饭的家伙”时,她竟情网,不愿自拔。

      一片伤痛:苦心“救妻”终失败

      俗话说:没有不透风的墙。2004年11月中旬前后,胡云几次见有人在议论,风传妻子与白庆的绯闻,听到这。


   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inhao2.com/fp/19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