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富婆
  • 创业老兵的十年生命:这次我努力把公司做小
    本文作者:  信息来源:本站  发布时间:2017-01-02  阅读:

      2006年,走出了油田、在家电行业做了5年后,王治全一头扎进了电商行业。当时中国电商还在经历最初的战国时代,当当、亚马逊、京东……按下葫芦起了瓢。王治全这一干就是十年。

      他创办了库巴网,小心翼翼地与传统家电厂商博弈、合作;经历金融危机,借高利贷存;体验过电商行业流量即销量的疯狂,也供应链之痛。最后,库巴网选择拥抱国美,出让80%股份。离开库巴后,王治全逃离被价格的电商圈子,他决定慢下来,做一个家纺小众品牌“大朴”,却依然一度偏航快速扩张的老。还好,他踩了急刹车。

      这十年,王治全在快与慢之间游走和挣扎,从玩命创业到开始重视生活,心态从焦虑浮躁变得踏实。

      下面是他的故事。

      ”

      来源:峰瑞资本(微信号:freesvc)

      :库巴网(国美在线前身)、大朴网创始人王治全

      01从石油工人到创业者

      我1977年出生在新疆奎屯市,这个地方离克拉玛依油田很近。我的很多亲朋好友都是油田工人。我十几岁的时候,也在油田当架工。每天的工作就是不断重复同一件事:当架车把抽油钢管拉上来时,我上去把这些旧钢管收好。

      1996年初春的一个晚上,我被安排一个采油点。虽然是初春,但荒漠的夜晚很冷。采油点除了电,什么也没有。我感到非常孤独,跟一样冲着对讲机大吼。平静下来后,我抬头看着漫天繁星,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这么蹉跎岁月了。当时我一个月能赚1400元,在那个年代和那个地方算很可观的收入水平。但我从身边的老工友那,看到了几十年后的自己。我决定回到学校继续念书。

      1997年夏天,我从新疆昌吉州一中考入四川大学新闻系攻读新闻学专业。2001年毕业时,我没有做记者,而是进入夏新电子,负责公司的业务。2003年,我成为夏新电子新闻发言人。

      ▲夏新电子是王治全大学毕业后第一个加入的公司。

      夏新是一个销售导向的公司,不做销售,很难做到高管。于是我提出转岗销售,从促销员做到了浙江区销售总监,并在半年内把浙江区的业绩做到了夏新手机业务全国第二,高端手机业务全国第一,最高的时候我手下有500名促销员。

      在夏新呆了5年后,我厌倦了做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角色,想要自己创业。

      当时一些IT导购门户很火,比如IT168和太平洋电脑网,但市场上没有一个垂直的家电导购门户。我认为这是机会。另外我是学新闻的,对和内容是有情怀和梦想的,家电又是我的老本行。

      2006年3月,我和几个朋友在创办了库巴网,最初这是一个家电导购网站,后来转型为电子商务网站。

      不挑战供应商的底线

      ▲国美在线前身,库巴网。

      2007年,库巴网的销售额只有1000万元左右,但我们实现了盈亏平衡。这一年,我们拿到了两个大单。

      2008年,我们走出,进入上海和深圳。同时,开始扩充品类,从单一的只卖电视,到卖空调、冰箱和家庭影院产品。此外,我们还通过特约经销商向三四级市场渗透。

      这一年中国电子商务市场销售额是1200亿元,我们的销售额是6000万元,实现了首个年度盈利。只不过,这些盈利不是现金,而是仓库里的货。

      我是从家电企业出来的,知道这个行业的游戏规则,所以我们做电商的第一天,就把不挑战家电厂商的底线作为最重要经营原则。“窜货”是家电厂商的,所以我们从来不到处货源。

      当时家电企业对电子商务是有的,他们觉得电商打乱了自己的价格体系,而且国美和苏宁纷纷给家电企业施压,不让他们给电商网站供货。

      因为如果你价格太低,很多厂商的渠道就来我们这进货了,产生窜货现象,进而激怒厂商。所以,在价格策略上,我们刻意没有采取超低价格,而是比国美和苏宁的实体店便宜10%左右。

      当时我们的库存速度是8到9天,而传统家电卖场一般是45天。传统家电卖场的库存周转一次能赚4个点的利润,我们周转一次只赚1个点。我们45天能周转五六次,算下来我们的利润跟他们差不多。

      表面的繁荣,供应链之痛初显

      ▲电器购物网当年的运货现场。

      家电厂商也越来越愿意跟我们合作。因为传统卖场进货后,卖不掉的会退给厂商,厂商只能接回来,要不然卖场不跟你结算账期。由于卖场的库存周转需要45天,这些退货到了厂商手里错过了最佳销售时机。但我们在进货的时候就选择消费者喜欢的产品,所以基本没有退货。就算有退货,厂商拿回去再给到其他渠道也来得及,因为我们的库存周转不到10天。

      不过,这都是表面的繁荣。一开始我们靠自己的资源和人脉,能搞到一些货。但随着用户需求越来越大,我们的货源开始不足。2009年的一天,我发现公司的库存周转率是6.5天。那时候国美苏宁的库存周转率是48天。看起来我的货越卖越快,但其实也意味着,我们的货太少。

      想要更多的货,就得有钱去买货。2008和2009年,世界金融危机对电商行业打击很大。很少有公司能拿到钱。大家都是四处举债。我自己也是,从亲朋好友那借,从银行借,最后还向高利贷借。所以我们当时那一批电商创业者,比如好乐买创始人李树斌、快书包徐智明,大家关系都很好,都是难兄难弟。相互之间谁也不装,因为大家相互看到过对方的。

      国美和苏宁能从供应商那拿到很长的账期,账期就是现金流。我们拿不到账期,又缺乏资金。只能少量采购。量太小,厂商就不愿意直供。所以当时很多电商在厂商眼里的地位,还不如黄金地段上的一个小家电门店重要。电商去采购,只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而且厂商一般会对电商的售价做下限要求,所以电商基本没有定价权。

      特别是当我们的销售额破亿之后,需要更大的货源。这时候才发现供应链的整合太难了。货源很不稳定,今天卖完明天就没货,不知道哪块云彩要下雨,消费者流失严重。

      04无数次想到放弃,却在谷底看到曙光

      在2010年上半年,我们陷入亏损,不得不忍痛砍掉一些业务,比如手机。负责这个业务的小姑娘哭得一塌糊涂,她觉得自己很失败,也很委屈,毕竟手机业务上线才一年,做得还不错。但当时我们认为,做手机对销售额的贡献不大,而且资金周转速度不快,只能先砍掉。

      当时大家都很辛苦。很多人是一周七天都泡在公司,忙到很晚才回家。我每个月月底最难受,因为一看报表发现公司还是不行。回到家后就失眠,家人一提工作的事我就烦,脾气变得很暴躁。后来老婆带着我去逛植物园和动物园,带我去大学散步,走两个小时再回家,这让我了不少压力。当时真的无数次想过放弃,但背后一堆老同事和老朋友,都被我拉来创业,我没法放弃。

      我们也尝试过找融资,但大还没有恢复。当时很多投资人跟我聊天的唯一目的是,把我当做了解电商行业的免费顾问。

      2010年下半年,行情开始好转。开始有一些VC愿意投资我们,但我们算了一下,拿到这些钱,也就多活几天,不能解决我们最致命的问题——供应链。

      谁能帮我们一劳永逸解决供应链问题?要么是供应。


   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inhao2.com/fp/1919.html